5成写字楼租不出去!这一次,深圳又让谁跑了?

  当所有人都在赌房价崩盘时,最先找不到接盘的深圳写字楼,租金最高已经暴跌30%。

  “三十年前我推断上海的经济将会超越香港,今天我推断深圳一带将会超越上海。困难重重,沙石多,但假以时日,我应该对。”

  4月20日,经济学家张五常在“大湾区与深圳的未来”高峰论坛上,说出上面这样一句话。

  你们这一刹那站着的土地,就是这一点,分寸不差,深圳有朝一日将成为整个地球的经济中心。

  不仅超越香港,超越台湾,也将在8年后超越美国的硅谷。

  然而这个未来的地球经济中心,现在却逼走一批怀抱梦想的企业家。

  楼市尚未入冬,写字楼已经寒冷透顶。

  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深圳全市甲级写字楼市场平均租金环同比下跌4.1%,空置率上升至18.2%。

  其中,前海和宝安的空置率更是达到了58.8%和44.6%,约有一半写字楼都无人办公。

  以广州为例,广州写字楼的空置率是5.5%,远低于深圳的18.2%。

  同样是超一线城市,北京写字楼的空置率是7.9%,上海是12.5%,也都低于深圳。

  虽然近几年都说广州掉队,北上广变成了北上深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广州给人的感觉是更宜居,成本也是北上广深里面最低。

  深圳写字楼的平均单位价格是每月225.8元,而广州是169.8元,在租金支出方面,广州企业生存压力确实比深圳小。

  自2008年以来,深圳甲级写字楼租金复合增长率是5.1%,上海是2.8%、广州是1.8%,北京是-0.4%。

  也就是说,深圳写字楼的租金成本压力增长速度远高于北上广。

  如果北上广深写字楼的租金维持目前的增长速度,很快深圳就会超过魔都,也超过帝都。

  由于受到经济环境和宏观政策的影响,在2018年年中,深圳曾一度发生平安金融中心退租风波。

  面对高昂的土地成本,压力大的企业正在陆续撤出深圳,不少写字楼租金出现了跳水。

  以福田为例,福田中心区是深圳写字楼主要供应片区,去年同期单位租金高达每月450元,现在降到每月300元。

  算下来,跳水幅度已经超过了30%。

  正是因为空置率过高,使得炒写字楼的二房东面临资金问题无法继续运营,最终引发退租风波。

  “不要让华为跑了”,表达的是深圳一直以来的一种焦虑。

  不管是没有足够大面积的供地,还是土地成本太高,作为深圳经济增长的贡献大户,华为部分迁出深圳已是既定的事实。

  2018年,华为全球销售收入增长19.5%至7212亿元,远超同期深圳GDP增速7.6%。

  这样一家民营500强的企业,也不得不向现实妥协,将大部分人迁至东莞,仅把总部留在深圳。

  那些不如华为的企业,压力有多大?

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一次采访中,留给深圳这样一句话:

  「140年前,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,有钢铁。70年前,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,有汽车。现在,世界的中心在哪里?不知道,会分散化。会去低成本的地方,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。」

  根据CBRE世邦魏理仕发布的《2019全球生活报告:城市指南》显示,中国香港继续蝉联“全球房价第一”的位置,深圳排在第5位。

  虽然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,但是高房价已经摧毁了年轻一代。

  过去的香港,年轻一代也充满了奋斗精神。如今,留在香港奋斗的年轻人却被房价压迫得喘不过气。

  2018年深圳GDP总量是2.42万亿元,首次超越香港。

  香港的落寞和现在的高房价有关,深圳的超越和过去的低房价有关。

  而现在,深圳的房价也正在追赶香港。各路中介、炒房党们更是放言:深圳的房价,早晚都会全面香港化!

  高房价不仅劝退了很多深圳的低收入人群,也开始逼走那些赚不到钱的企业。

  毕竟穷,在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,真的是一种原罪。

  迁出深圳,至少还有活下去的可能,甚至活得更好。同样的市场,同样的工作,花更少的成本,获得更多的利润,为什么不走?

  以前你还能说深圳的人才更多,但如今人才也已经这么贵了,算算投入产出比,何必在特区继续苦撑呢?

  当然,也有人说,在深圳产业转型的过程中,必然要淘汰那些低效益、低附加值、低科技含量的企业。

  金融+互联网+高科技,才是这个城市想要的未来。

  在早些年的一份三方撰写并被深圳官方研究机构转载的报告中,曾如此形容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定位:

  上海是金融中心,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,其金融职能也不输上海,而深圳则被冠以“创新中心”,而广州则相对黯淡。

  最终得出的结论是:虽然没法跟北京和上海比,但至少跟隔壁的广州比,还是硬气很多的。

  毕竟,“广州的产业结构相对低端,与深圳层出不穷的金融、IT等第三产业公司相比,广州仍然以第二产业为主,其支柱产业为汽车、电子、石化,这三大产业贡献了广州一半的GDP。”

  所以,各路资本不断杀赶到深圳,都是想要想染指这个未来的地球经济中心,赚到地球经济中心所带来的红利。

  千万豪宅说买就买,几分钟选房,推盘秒空,谁都抱着投资为主的想法,认为深圳的房子还很便宜。

  随着深圳城中村改造和房价不断上涨,深圳一室的房租已经涨到了2000元、3000元、甚至是4000元。

  而深圳的单位房价均值是6万元左右,算下来一套100平的房子也要600万元起步。

  现在的深圳,已经不是当年的深圳了。

  1979年,一位老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说出了这样一句话:

  “深圳,就叫特区吧!”

  当时,勇闯深圳的大多都是年轻人,平均年龄不过27岁,敢拼搏能吃苦有梦想,想要靠自己的双手打天下。

  那时候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东南西北中,发财在广东。

  40年时间过去了,当年“画了一个圈”的一个小渔村,如今已经发展成为现代化大都市。

  1992年,目睹深圳飞速发展的蒋开儒写下了《春天的故事》,并说到:

  “我无亲无故,但深圳特区接受了我,这让我感觉到,改革开放以来,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出彩的机会,都有与国家共同成长进步的机会。”

  如果深圳能够不忘初心,还是那个不问出身不问来历,只看能力和野心的深圳,给想要成功的年轻人各种机遇和位置,那么深圳的未来就是光明的。

  但是如果深圳成为一个资本至上的城市,那么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复制了一个香港。

  纸醉金迷的地方,年轻人是看不到希望的。

  奋斗一辈子,也摆脱不了笼屋的命运。当尊严都不值钱了,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活得不如一只宠物?

  得人心者得天下,这历来不是一句空话。

  把深圳玩坏,把企业和人都赶跑,那些高位炒房产的人,真的确信有朝一日还能再找到人接盘吗?

  2019年这些城市的房子还能买吗?听听菜导怎么说!

  第二期基金训练即将发车~还没上车的菜友抓紧啦~

上一篇:“老赖”租着整层办公楼却不还借款 昨日被拘留,芝罘区法院掀起“夏日风暴”攻坚执行难
下一篇:租电正式进入A股上海主板 为共享充电行业注入强心剂